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文化 > 宗教研究 > 易学与丹道的关系

易学与丹道的关系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佚名 更新:2013-10-10

其一类是潘雨廷先生在其《参同契的易学与服气之道》一文中提出的,“准天地宏观之万象,反身以喻微观之万象,可分可合,可行可止。”《参同契》一书借汉易的象数建立了一个模型,借此来解释丹法。潘雨廷先生认为《参同契》的作者魏伯阳真人观察到了天地运行和人身阴阳消张的规律,认为天地的节律和人身的生物钟有一定相通之处,他用易学来解释丹道,其实包含着天人同构的思想背景。潘雨廷先生认为,易学与丹道不可分,易学之中实在能够含蕴丹道理论。

另一种说法就是南信云道长《魏伯阳与;参同契》一文中所说的:“《参同契》用卦气说来总论鼎器、药物、火候的关系,回答是什么;用纳甲法来描述丹程中火候的起、涨、消、歇,回答怎么样;用十二消息说重点记载各阶段火候的应对手法,回答怎么办。”“要定量和精确的表达两个平衡端点之间不同的量比关系。近代人可以用解析几何这种数学工具。但在近两千年前的汉代,魏伯阳所能利用的就是当时最前沿的思维手段汉易学。”南信云道长认为,汉易学在《参同契》中的运用,只是作为一种描述丹程中火候的工具,而不是内丹的本质所在。

参同契象数模型的模糊性

笔者认为,按照潘雨廷先生的观点,易学之于丹道,可分可合。其实是极正确的。自《参同契》开始,以黄老、易学、丹道为一炉,融合三种思想,而一皆以易学容括之。《参同契》用易学象数建构了一套非常完备的丹道理论模型,其中既有纳甲易、十二消息、六十四卦、卦气消息等,既解说了什么是药物,比如说坎离二卦。丹道以乾坤二卦位本体,比喻未破体的童男童女。坎卦得乾卦之中爻,本为中男,是阳卦;离卦得坤之中爻,本为中女,是阴卦。而在丹道之中,以离卦比喻男子,以坎卦比喻女子。岂非颠倒么?所以丹道常说丹道为逆数。丹道之修炼核心,乃在于取坎填离,即取坎卦中的阳爻来替换离卦中的阴爻,使离卦变为纯阳的乾卦。阴阳派以男子为离卦,清修派以心神为离卦。所以阴阳派之纯阳,乃男子之纯阳,而清修派之纯阳乃心神之纯阳。所以南宗阴阳派,注重身形之锻炼;而北宗清修派则注重心性的修养。阴阳派之药物,以坎宫白虎之弦气为真铅,以离宫为汞。清修派之药物,则以心神为汞,肾中阳气为铅也。然而两家则祖本于《参同契》之学说,用《参同契》的理论来解释,都能行得通。

为什么呢?因为易学的象数是一套非常模糊的理论,学易的人应该知道万物类象论,所谓万物类象,就是能够把世间万物都对应于八卦(或者是六十四卦),比如说乾卦的类象就包括:西北方、金银珠宝、领导、一把手、坚硬的、寒冷的、冰雪、白色、大赤色、乞丐、老男等等。正因为易学的这种模糊性,所以可以“通鬼神之情状”,什么事物、道理都可以比附于周易象数,丹道自然也不例外。仇兆鳌《参同契集注》云:“圣人上观天文,知天地之阴阳升降,日月之晦朔盈亏,岁序之寒暑往来,日辰之昏明早晚,莫非天符之显然者。于是法天时之进退,而以火符之屈伸应之。月盈亏象药材之老嫩,日早晚为火候之寒温。其一消一息能与钟律相应,而一升一降又据斗枢而运之。盖天以北斗斟酌元气,而唯观其斗枢之所指以为月建。丹家用火亦当据此以运行则内外符合,而真气之升降盈亏与天合度矣。《悟真篇》云:‘晨昏火候合天枢’意盖如此。”足见丹道通过《参同契》的象数模型,来解释其修炼之过程。

所用易学象数其实是隐语

《大还心镜》云:“《寒山子至诀》云:但悟铅真,药必自神;但记汞正,药如自圣。修之合圣,天地同庆;得因师传,为道之经。所以古之圣人,不直言之,托之《周易》,寄之五行,合之符契,真仙之理,莫若大丹之神欤?”认为圣人不直接说丹法,而是通过《周易》五行等术语隐晦的表达,是因为金丹之道,十分宝贵的原因。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出于保护知识产权的缘故。“大凡人间之大丹,疑误万端,有智者了解,用之一神,所以秘易成难,贵道不可轻也。”举个例子,阴阳派以月之盈亏比喻坎宫药物的清浊盛衰,其中用了非常多的比喻,比如庚甲,“三日兑出庚”,也就是月出第三天,在西边才能看到一线,是为兑卦,即是金气。傅金铨《玄微心印》云:“天上太阴以三日而月出庚方,先庚三日丁也,后庚三日癸也。先甲三日,辛生癸也;后甲三日,丁也。信至为庚,潮尽为甲。”又说“五千四十八日满时,其太平钱定现于眉间.光一线现,渐渐满至半轮,此为上弦。急速下手用功。若眉光圆,则真铅之气散矣。此时上则天应星,其下自然地应潮,然癸水初起,急速下手,当此时也,鼎内温热,夜则两光如电,神光射人,此乃紧要之真火候也。”单从字面上理解,使外行人如堕云里雾里,莫知所云。而叶天士《秘本种子金丹》则说的比较明白,“天地生物,必有时;万物化生,必有乐育之侯。猫犬至微,将受孕也,其雌必狂呼而奔跳,以乐育之气,触之而不能自止耳。此天地之节侯,化生之真机也。妇人于经尽之后,必有一日子宫内挺出莲花蕊子,气蒸而热,神昏而闷,有欲交接不可忍之状,此受精结胎之侯也。于此时逆而取之则成丹,顺而取之则成胎。”这个就是丹家所谓的紧要的火候。足见丹家所用之丁甲、金水之类,皆为隐语也。南信云道长得丹家之全诀,所以他说易学只是解释描述丹法的语言工具罢了。而丹家也有所谓:“真传一句话,家传万卷书”的说法。

用易学解释丹道之影响

起初圣人(魏伯阳)之比附易学,不过是借其语言,而后世学仙之人,则逐步吸纳其思想,于是用易学的宇宙观来解释丹道之修炼矣!易学包含四个部分:象、数、理、占。人们在运用易象来描述丹法的时候,难免不吸纳易理来解释丹法。古人认为易理可以包含天地造化之理,可以推测鬼神万物之变化,是普适的道理。中国人天人同构思想,亦因易理而得以建立。而后世丹家解释内丹之理论,就包括天人同构的思想。

真一子《黑铅水虎论》云:“黑铅非是常物,是玄天神水,生于天地之先,作众物之母,此真一之精元,是天地之根。”陆西星《崔公入药镜测疏》云:“夫学道之人,大要识药祖。药祖者,鸿蒙始判之气,丹家谓之先天真一之炁是也。”这些都是有取于《周易》的思想,盖以天地未分之前,只是混沌之炁,谓之元始祖炁,或谓之先天真一之炁,是为“天地之母,阴阳之根,日月之宗,水火之本,五行之祖,三才之元。万物赖之以生成,千灵禀之以舒惨。”这个在易学上谓之太极,道家为之道炁。太极分而为阴阳、三才、八卦、万物,丹家之修炼,乃是欲摄招此先天之炁,以点化自身之阴气,逐步熏蒸烹炼,至于纯阳而已。自《参同契》而后,道教之修炼皆以纯阳为其目的。而易学的引入,在某些地方对于区别佛道两教,还是起了积极的作用的。

比如彭晓《红铅火龙论》云:“有修积阴之气者,尽弃魂神,于无中炼妙有,任定而性寂静,故死而为阴爽之鬼也。有修纯阳之精者,谓存神气,而于有中炼妙,全身形而入无形,故生无死,为天上神仙也。”佛教注重心性,是重无,而这个无不是寂寥之妙无,而是阴气之聚集,纯阴之也。纯阴则无生。道教重有形,是纯阳也,纯阳则无死。“纯阳之真无死数,积阴之神无生数,此真阴真阳具出天地之表,故无常数也。”老子注重阴柔,而丹道则追求纯阳。盖老子之阴柔,是虚静柔弱之意;而丹道的纯阳,则是易学的概念,两者不可混为一谈。而后世道教纯阳而仙,其理论也本乎此。“炼阳即出九天之上,炼阴即入九地之表。”彭晓从周易哲学出发,认为佛教和道教有一定的相同之处,“老君瞿昙各得道中之一门尔,故皆出阴阳之外,具得无生死之数。”佛教修成则不生,道教修成则不死。彭晓用易学的阴阳之分,来区别佛道两教,承认佛道各得一端,但是崇道贬佛之意明显。

而后世清修派丹法,因为其以心火为离卦,他们所谓的纯阳是元神的纯阳,过程则注重心性的修炼。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他们向佛教方面发展。我们发现,主张三教合一的,多是清修派丹家。白玉蟾真人《修仙辩惑论》云:“夫天仙之道,能变化飞升也,上士可以学之。以身为铅,以心为汞,以定为水,以慧为火,在片晌之间可以凝结十月成胎,此乃上品炼丹之法。本无卦爻,亦无斤两,其法简易,故以心传之,甚易成也。”这里所谓的天仙的丹法,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南禅的顿悟,而套着丹道的术语罢了。《遵生八签》中有所谓“最上一乘妙道”,也是如此。后世刘玉真改造净明派,又将儒家忠孝理论,与道教之丹法修炼结合起来,认为“惩忿则心火下降,窒欲则肾水上升,明理不昧心天,则元神日壮,福德日增,水上火下,精神既济,中有真土,为之主宰,只此便是正心修身之学、真忠至孝之道。”正因为易学为基础的丹法理论的模糊和包容性,为后世《仙佛合宗》的伍柳丹法,留下了非常宽阔的发展的空间。

道教信仰

鸿钧老祖收有三大弟子:太上老君(道德天尊33重天),元始天尊(三清之首35重天),通天教主(灵宝天尊34重天)。老子即...[详细]

五禽戏,由三国时著名医家华佗所创,是一套以模仿虎、鹿、熊、猿、鸟五...[详细]

近百年来,随着来华学人的增加,特别是二次大战以后,随着宗教学...[详细]

版权所有:道教网 京ICP备12033730号-1

Copyright @ 2003-2012 wuwo.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