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道教艺术 > 道教书法 > 元代张雨书法艺术与道教关系

元代张雨书法艺术与道教关系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黄琪琪 更新:2013-07-23

张雨,初名泽之,字伯雨,道号嗣显、嗣真,又号句曲外史,浙江钱塘人。关于张雨的生平事迹,台湾学者孙克宽先生、张光宾先生早就做过很详实的研究。其中对于张雨生卒年的考订,两岸学者在没有互通讯息的情况下,张光宾先生与大陆学者徐邦达先生、萧燕翼先生,各以不同的资料获得一致的结论:张雨生于元世祖至元廿年(公元1283年),卒于元顺帝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于是我们对于张雨一生的行谊,才有了较为正确而鲜明的轮廓:张雨出身儒学世家,在二十岁时(公元1302年)离家学道,三十岁(公元1312年)正式登茅山受箓成为道士,六十岁(公元1342年)以后又藏冠剑恢复儒身,儒士与道士的生涯交织成他的一生。虽然张雨做过道士,但他在元代并非以擅长符箓法术的道士形象鸣世,而是以一位具有道士身份但却洋溢着诗文艺术才华的儒士受到时人的敬重,在正史中他被归入《文苑传》而非《释老志》。对于我们研究张雨的书法,这个现象相当值得注意。因为这篇论文不只在讨论张雨书法艺术的成就,另一方面是欲思考关于道教与书法的关系。

早在三0年代,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在《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一文中谈到天师道与书法之关系”时,就曾经提出两晋南北朝时期善书者都是信奉天师道的这一个事实,并且以天师道内需要靠能书者写经与画符来搭起书法与道教间的关系,旧史所载奉道世家与善书世家二者之符会,虽或为偶值之事,然艺术之发展,多受宗教之影响。而宗教之传播,亦多倚艺术为用。治吾国佛教美艺史者类能言佛陀之宗教与建筑雕塑绘画等艺术之关系。独于天师道与书法二者互相利用之史实,似尚未有注意及之者。

道家写经及画符必以能书者任之,故学道者必访寻真迹,以供摹写;适与学书者之访寻碑帖无易。是书法之艺术实供道教之利用。

道教写经与布施一样同为善业,是一种宗教的行为。画符则是一种法术,原是为了召神、驱邪,具有神秘的功能。两者都是以毛笔为工具,因此需要靠能书者任之,换言之道教与书法是建立在一种实用价值的关系上。近来龚鹏程教授则对陈寅恪先生的论述提出反驳:龚教授除了就史实的部份指出陈先生将南北朝所有奉道的人士都视为天师道,又把所有道教活动都牵合到滨海地域去谈,完全忽略了南北朝间天师道外尚有许多道派,除了滨海地域有道教,其它地区也有道教在创立在发展。所以陈先生文中所举以说明天师道与书法之关系者几乎全部不是天师道的事例。外,针对陈先生所举出的一些南北朝书法世家信奉道教(未必是天师道)的例子,便告诉我们二者有关系,且其关系是书法之艺术实供道教之利用宗教之传播,亦多倚艺术为资用提出完全不同的看法。龚教授认为:道教根本没想到要发展书艺,也未曾想利用书法,道教所关心的是人的死亡问题、生命的安顿问题。为了安顿生命,贵生恶死,想出了尊奉真经、掌握真文,抄写诵读之,并上章、释表、用符,以去病除魅。这些都不是为提倡书法而发,但其效果,则对书艺之发展甚有帮助。从这方面看,道教与书艺的关系是间接的、曲成的。…由人们对文字的信仰,会形成文字通神的观念,这一观念在道教经符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书法做为一门艺术,它必然不只是字的形体线条而已,更要让字显现出一种生命力,使字能令观者洞达存有的奥秘。因此书法与道教在本质上有类同性。道教视一切存有均为文字的态度,放在书法艺术中说,一样可以成立。

就艺术史观之:书圣王羲之(公元321379年一作公元303361年或公元307365年)曾为道士抄写过道经;王献之(公元344386年)也有画符的作品传世,两人都是天师道徒,但是在书法史上我们从不将二王的书法视为所谓的道教书法。雷德侯教授(Lotharedderose)研分析了二王的书法传统、风格与美学成就和道教茅山宗之间的关系之后,也指出六朝时期书法不因用以书写宗教经文而被当作为宗教服务的工具;由二王所创立的古典书风(the-classical-tradition-of-calligraphy),在当时已成为一种由智识阶层所共通欣赏的典型被视为一种艺术。或许有人可以说这是因为二王只是教徒而非道士,身份有所不同所致;但是我们甚至也不把僧人智永(生卒年不详)、怀素(公元725785年)所写的作品当作纯粹的佛教书法看待。如果我们将书法家个人的宗教信仰与书法艺术的表现混为一谈,那么我们几乎可以说所有的书法作品都是宗教艺术的表现。诚然,艺术可以起源于宗教;但艺术之所以后来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便是因为能脱离宗教甚至政治的约束,展现自身的精神。因此道书《真诰》在描述道士书法的特点时还要强调笔力规矩并于二王、怀素在《自叙帖》中也说自己经禅之暇,颇好翰墨、董其昌(公元1555-1636年)干脆直指仙书尚以(书法)名家为师,可知书法艺术的表现是独立于书家个人的宗教信仰之外。

但是近年来许多人为了强调道教与书法的关系,将道教的历史简化为﹕道教成立于东汉桓帝、灵帝时期(约公元147188年间,二世纪中叶),即天师道创立之时。它是吸收当时社会上所流行的各种民间信仰与传统巫术而成的一种宗教。其后逐渐进入士大夫贵族阶层,出现分化的现象,形成了民间道教与神仙道教或官方道教)。并且指出中国传统士大夫信仰神仙道教,在书法上追求的是道教哲学的精神。平民是民间道教的成员,信奉道士的符箓、咒术,以求得人生的平安与幸福。道士画符是一种特殊的宗教表现,可当作道教书法看待。这种见解基本上衍生出两个问题:

首先是关于道教名词的定义。龚鹏程教授在《道-道家-道教─道教史上几个基本名词的考察》一文中指出:道教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宗教。秦汉间实为诸道并立的时代,这些道,彼此间竞争、融合、或各行其是,直到南北朝中晚期,才逐渐在佛道对举的架构下,被笼统地称为道家或道教。在这个大共名底下,因诸道来源与内涵殊不相同,所以才在经书编秩及神仙品级等形式结构上运用巧思,勉强拼合成一个大系统。可是这只是形式性的统合,并非实质性的,诸道在思想与术法上的差异仍然具存。且即是在这种诸道并立、彼此违异的情况下,才形成了道法间竞争以及激荡融汇的关系。因此,我们不能以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的型态来看待道教,道教非一源众流,以一个教主而下衍诸派的方式相传衍,亦非杂然汇收各种术数方技于一炉,以形成一个大(杂脍、大拼盘的)宗教。而是多元分立、互相推荡,形成一幅交光互摄之图象的。

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古代的学术思想中,早期诸子百家的起源,即使皆非出于王官,也与当时的贵族文化有相当密切的关系,甚至是和鬼神崇拜有关的巫术,也是控制在统治阶层的手上,所谓“数术者,皆明堂羲和史卜之职”。就算在后世,能够创派论说或成教立统的也多是读书人。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五斗米道即天师道的创立者张陵,就是一位出身官宦之后,饱读诗书,受荐举出仕,又弃官学道的知识分子。但当他创道之后,造作符书,为人治病降魔,所用的数术却深受平民百姓的认同。然而到了东晋时期许多世族─包括东晋的王羲之也成为该道的信徒之一。所以我们岂能笼统地说道教源起于民间,后受上层阶级的接纳,然后形成民间与官方两种不同的系统,修习同道的信徒,实际上是包括了男女老少各种阶层的人。只由于受到出身、学习背景甚至所处时代环境的影响,可能对教义的领悟有程度上的不同或对术法的运用有方法上的差异而已。换言之,道教真正的区别不是民间与官方,而是道派与道派间在教义和术法上的分别。所以道教一词实际上是包含了各种道以及据其道而成的各个教。

其次是关于道教书法的意涵。广义而言,凡是用毛笔所书写的作品皆可视为书法作品,那么道士以毛笔写画符箓,似能认做是书法。不过道教各派是把符箓当成道气演衍而生的文字、太上神真的灵文、九天众圣的法言;是正一道士做法事的凭借,其功用在于总统天地一切神鬼,诛伏邪魔,斩灭妖精,征灵召气,制御山川,涤荡气秽,章奏传驿,达通神仙。在道门中,非专心务道的弟子,不能传授。因为符箓通常是指记录有关天官功曹、十方神仙名属、召役神吏、施行法术的牒文。道士须受箓,才能名登天曹、斋醮仪典、拥有道位神职。换言之,道士在祭祀时用毛笔写绘符箓,其形体虽采用象征云霞烟雾的篆法,实际上是欲借助符箓本身的神力斩妖除魔、救度生灵,是一种宗教行为,而非艺术表现。

书法理论家熊秉明先生在《中国书法理论体系》第五章《自然派的书法理论》第七节道教和书法中曾谓:

道家思想的书法的主要精神是求放逸。如果我们为道教书法找出一个主要特征来,那该是神异,或者神怪,至少有一种神仙飘举之气。这神仙飘举之气和道家的放逸可能是不易分辨的,像李白,他的豪放和它他的求仙热狂就很难分开。

熊先生并举例说明被人认为具有奇特风格的王羲之《黄庭经》及颜真卿《麻姑仙坛记》其精神并非道教,而将葛洪(公元252-333)、寇谦之(北魏时人)、吕洞宾陈搏(唐末至宋初时人)等人,作为道教书法家的代表。葛、寇、吕三人属于道教宗师,陈则是隐士。葛和吕的书法今未尝见,寇曾写《嵩山灵庙碑》(公元456年),陈则有石刻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十字流传。我们若细审这段文字,可知熊先生以为的道教书法,具有神秘虚渺、变幻诡奇、开张奇逸的效果。这些作品的文字内涵或与道教有关(但非作法画符),但对其书法表现则不脱书法艺术欣赏的矩范。事实上,东汉张陵至阳平山修行,感太上老君亲授盛威经箓二十四品,其箓文即以篆书写画而成。就书法史的演进来说,篆书之于东汉时代,已属于古文。虽说符箓神授,但却是在中国文字的基础上变化得来,并非凭空幻想。原来道教各派本是源出中华文化的产物,它继承了中国古代社会流传的鬼神崇拜和巫术、结合了战国秦汉的神仙方术、依托先秦老、庄的哲理,加以利用改造,作为其宗教理论基础。道教在长期发展中,又吸收了儒、释两家之说,还融合了古代医药、生理、养生学等各方面的知识,累积大量的经典文献,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部分。无怪乎鲁迅先生要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而这句话另一个重要的意义其实是指﹕道教根植于中国文化。道教符箓在书体上、工具上原就是采撷于传统书法,而今我们却想从书法中找出道教特质,会不会是一种为宗教而宗教的盲目,且自唐末宋金以来,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思想,已是中国文化发展的趋势,又有谁能真正的从书法作品中区别出纯正的道教精。

张雨,生在异族统治、同时也是道教各派发展最兴盛的元代,他身居道门四十年,书法深受时人肯定。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我们或可从其儒道交织的一生,看出影响他书法表现的真正元素。

道教信仰

鸿钧老祖收有三大弟子:太上老君(道德天尊33重天),元始天尊(三清之首35重天),通天教主(灵宝天尊34重天)。老子即...[详细]

五禽戏,由三国时著名医家华佗所创,是一套以模仿虎、鹿、熊、猿、鸟五...[详细]

近百年来,随着来华学人的增加,特别是二次大战以后,随着宗教学...[详细]

版权所有:中国道教网 京ICP备12033730号-1

Copyright @ 2003-2012 wuwo.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